首页 »

过埠客 | 苗阜: 相声应该回归传统,接上生活地气

2019/9/21 14:15:48

过埠客 | 苗阜: 相声应该回归传统,接上生活地气

“不约不约,叔叔我们不约!”、“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”……

 

2014年,相声《满腹经纶》爆红,苗阜、王声也进入公众视野。2015年,苗阜、王声登上央视春晚,带来作品《这不是我的》,从此闻名全国。

 

苗阜、王声性格反差大,却一唱一搭,在台上一个抖料一个拆台。对于常听相声的人来说,苗阜、王声摆脱了传统相声“三翻四抖”慢慢铺垫的规律,以自带陕西人直爽性格的密集笑点“砸”向观众。对于不常听相声的人来说,这对相声CP用最新的相声段子、最接地气的方式,让人很容易被他们吸引,从此喜欢上相声。

 

12月11日,“曲苑流觞”上海站开演,苗阜、王声再次引燃全场。演出现场,笑声和掌声频频响起,上海观众毫不掩饰对于苗阜、王声这对“喵汪CP”的喜爱。

 

春晚,我们会尽最大努力

 

对于苗阜、王声来说,今年岁末特别忙碌。

 

除了接到央视春晚邀请外,他们还接到了包括北京、安徽、江苏、福建、广东、海南、新疆、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等十多家地方卫视的春晚邀请。“有些是为电视台量身定制的命题作文,有些是今年在剧场表演过的节目,不管哪个,我们一定用最大的努力做到极致。”上海演出前,苗阜这样告诉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。

 

而重心显然是备战央视春晚的那个节目。苗阜透露:“今年4月就接到邀请了,准备了大半年。央视12月16日最后一次节目过审,我们有两三个节目备选。文代会后,又专门去农村待了几天,重新创作了一个节目,已修改了三稿。对于央视春晚的态度,如果舞台需要我们就上,不需要我们这种类型也不强求,总归是尽最大努力。”

 

为什么要去农村体验?苗阜解释:“过年嘛,习俗的主题会比较应景。去农村,未必是农村题材,主要和风俗有关。我们的城市越来越国际化,风俗往往难以保存完整,而传统风俗在农村就会相对保存完整些。”

 

“生活是相声最鲜活的素材,靠编造不行。”苗阜说: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。我和王声的分工正好是他负责读万卷书,我负责行万里路。我在山沟沟里当过电工、司机,有丰富的生活经验。创作角色时,有时就想想生活中的原型,就方便多了。宁做板凳十年冷,不让文章半句空,是一样的道理。”他以2015年央视春晚《这不是我的》为例,“这是个反腐题材的相声。创作的时候可把我们难坏了,因为没有生活经验。整整3个月,一个字也写不出来。最后只好去求助省委省政府,问能不能让纪委的同志给我们分析分析。他们还真为我们开了几天闭门会,把全国反腐的经典案例都给我们说了,最后才有了这个作品。”

 

“我和王声的生活特别简单,我们不上综艺,也不拍电影,就是说相声和创作相声。我们时刻提醒自己:不创作就得饿肚子。这是魂,是根,是吃饭的饭碗。你不把这东西弄好,什么都是白扯。”苗阜如是说。

 

从西安而来,上海是第二主场

 

12月11日的上海站,是苗阜率领的青曲社26场全国巡演的收官站,累计吸引30000多观众观看。而在BesTV百视通IPTV、OTT、有线数字电视、BesTV手机客户端等新媒体平台上,收看数量难以计数。

 

苗阜、王声在上海的演出不多,但上海的观众对他们并不陌生。去年6月11日,苗阜率领的青曲社与上海百视通签订《内容授权播出协议》,建立新媒体内容运营中心,展开“专区”合作。这也是相声这种传统表演形式首次规模化出现在新媒体平台,更是一次“互联网+相声”的新尝试。

 

青曲社是苗阜2007年在西安古城创立的曲艺社团。青曲,取“青云直上,曲故情长”,顾名思义,蕴含着对传统曲艺的继承、传播、发扬,让相声、曲艺这些传统艺术在年轻人中流散开来。青曲社的成员以苗阜、王声为主,两人代表作有相声《礼仪漫谈》《满腹经纶》《学富五车》等。

 

苗阜、王声领衔的青曲社创下了西安及陕西相声演出的多个第一:微信3天订票过1000张;1400人的相声专场门票1周售罄;黄牛票更是被炒到票面价格的2倍……

 

青曲社开足马力在全国进行巡演,依旧很难满足所有人的需求。2015年底,青曲社牵手上海BesTV百视通,共同打造电视曲艺精品专区——“曲苑”,全国用户均可通过BesTV百视通IPTV、OTT、有线数字电视、BesTV手机客户端等新媒体平台收看,这也开启了国内曲艺视频专区的先河。

 

2016年,“曲苑流觞”以平均每月两场的速度在全国进行专场巡演,秉承着“一个人可以走得更快,一群人可以走的更远”的理念,每到一处,苗阜、王声和青曲社都联合相声名家及各地知名曲艺社团联袂上演。与此同时,百视通制作团队以线上媒体专区相互配合的运营方式,运用现代互联网技术,对传统曲艺文化进行发掘、保护、推介、交流。2016年5月14日,青曲社“9周年纪念专场”中,BesTV APP手机客户端以国内首场VR相声剧方式进行直播,获得口碑与流量双重认可。

 

对话

 

上观新闻:为什么把为春晚准备了大半年的节目推翻再重新创作?

 

苗阜:有各种原因。其中,我们自己的原因最大,因为不太满意。央视的舞台不太一样,注重思想性、艺术性。我们也是几条腿一起走路,几个节目都报了,到时再看,如果需要我们,就上,不需要我们,也没事。很多人觉得春晚很神秘,我觉得完全可以大大方方说。

 

上观新闻:喜剧综艺节目最近很火,为什么不参加?

 

苗阜:我们不愿意参加综艺节目,第一季真人秀也都收到邀请了。你说,名利双收的事为什么不干?但总要有几个人留下来说相声吧。我们现在每年义务进校园演出30场,包括北大、南大、哈工大都去了,为的也是让更多年轻人爱上传统文化。相声只有让更多年轻人接受,才能走得更远。所以,年轻人喜欢的二次元我们也得了解,我和王声既上央视又上B站。

 

上观新闻:你们的相声这么受年轻人的欢迎,是因为演出时加入了很多年轻人喜欢的元素?

 

苗阜:很多人说我们说的是新相声,其实我们说的就是传统相声。用传统相声技法汇入新鲜内容还是传统相声,不是用词老套才是传统相声。比如过去的老先生讲相声,其实在那个时候,用的语言也是新的,也是当时的年轻人爱听的。相声有技法、结构、表述,有它自身的性格,这和段子不一样。比如,你会一段相声吗?所谓这一段就包括很多传统的技法。我们要创新,但不能一味创新。很多人说传统文化没落,是因为不够自信。现代相声已经流行了一百多年,至今未断,这就足够让我们自信。在创新之前,先要会继承,我和王声的《礼仪漫谈》受到了很多年轻人欢迎,其实就改编自马季先生的《彬彬有礼》。

 

上观新闻:能抄网络段子吗?

 

苗阜:那就低了。但也不是说不能借鉴,有些网络段子特别好,只是不能一味“拿来主义”,段子也需要符合情境。当然,用的时候要注意版权。

 

上观新闻:现在的年轻观众和传统观众在听相声口味上有什么区别?

 

苗阜:其实没区别,以前喜欢听相声的观众在当年也是年轻观众。侯宝林先生当年说过一句话:当底下观众超过一半是女性时,这个人就快火了。你看现在的收视率也是靠女性,所以没太大区别。我们得了解年轻人想什么。为什么传统艺术走向没落,是有些端得太厉害了,太神秘。你高雅、你神圣、你离我们远了,我们可以选择不听。不光相声,更多传统艺术要融入生活。不光作品接上地气,创作态度也得接上地气。

 

上观新闻:和百视通合作,是为了让传统相声通过新媒体传播走入千家万户?

 

苗阜:只要是为相声好,做什么都可以,做什么都愿意。这才有了“曲苑”频道,其它还有喜马拉雅、青云茶馆等。但如果有损相声的,就不做。你不能吃着相声、喝着相声,再损害它。

 

上观新闻:你指的损害是哪一些?

 

苗阜:比如,首先得弄清楚,什么是相声。传播平台越大,相声演员更要自律。你站在平台上,你得告诉人家:什么是相声。如果只是为了效果,在台上胡说八道,让底下观众觉得这就是相声,那就是对相声的损害。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我觉得应该反过来,独善其身则穷,兼济天下则达,这是一个格局问题。做什么,都不能忘本、忘根。

 

上观新闻:你和王声搭档的相声以笑点密集著称,这是地域特色吗?

 

苗阜:说实话,笑点密集才是相声传统的表演方法。以前在大街上说相声,谁有耐心听二十分钟就为铺垫一个包袱,早就走人了。我们现在是努力回归相声传统表演方式。当然,地域有点关系,我们是陕西人,陕西人性格比较利落。

 

上观新闻:青曲社渐渐火起来,外界难免会拿你和郭德纲、拿青曲社和德云社比较,你怎么看?

 

苗阜:侯宝林先生说过:学我者生,像我者死。我们是同一代说相声的人,郭德纲常年坚持在剧院演出,技艺高超。但我们没法比,大家风格迥异,我学不会他的,他也学不会我的。观众中可能有人喜欢郭德纲,有人喜欢我,重要的是这些观众都喜欢相声。相声本来就是江湖行业,流水不腐、户枢不蠹,方为江湖。比不比,该怎么还是怎样,我们只要做好自己,问心无愧就好。

 

(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 图片编辑:苏唯)编辑邮箱:scljf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