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作曲家陈钢寄语龚天鹏:中国走向新时代,我们需要新的声音

2019/9/21 11:51:26

作曲家陈钢寄语龚天鹏:中国走向新时代,我们需要新的声音

从去年10月到现在,上海有3台“大戏”持续火爆: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演出大型交响合唱《启航》、“从石库门到天安门”上海美术作品展、“从石库门到天安门”诗歌朗诵会。由市委宣传部、市文广局策划的这三项艺术展演,因何取得如此喜人的成绩和社会的广泛好评,它背后有什么故事?有什么值得探讨的繁荣文艺的思路?3月21日,主创人员和上海文艺界人士进行了生动的交流。

 

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讲述了“从石库门到天安门”上海美术作品展空前盛况。他表示,“可以预计闭幕之前观众量超过100万,这是上海的光荣。”在李磊看来,“展览受欢迎,不仅仅是说我们做了一个好的展览,而是说上海的观众具有这样的热情来参与到文化事件当中,来参观、来感受、来学习。开始展览用的是留言簿,后来写不下,我们一起商量、策划,干脆弄一面留言墙,在展览结束的地方做了一面很大的墙。观众留言的热情很高,看上去只是三言两语,但都是出自肺腑。”

交响合唱《启航》作曲者、九零后的龚天鹏讲述了自己的创作过程。他热情地说,“上海做文化再合适不过,因为上海对人才的珍惜和渴望在全国名列前茅。”龚天鹏的母亲出生于一个新四军的家庭,龚天鹏回忆,“从小到大家里开聚会,都是红歌很多,听着好听。我在接受《启航》委约的时候,正好是自己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比较清楚的时候,我个人找到了一个抒发自己对国家、对祖国山河,甚至对世界情感的途径。”

 

作曲家陈钢看到龚天鹏,仿佛看到了60年前创作《梁祝》的自己,“当时我是24岁,我的合作伙伴何占豪26岁。”1949年,陈钢才14岁,还在读初三,为了家国情怀,他冒充18岁参军,为什么?为了投身到新的时代。1959年,他进入上海音乐学院,“那时候为什么会写《梁祝》?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形使命感。因为全世界在表达这个国家的形象,一个最好的平台就是交响乐。我们在重要场合音乐都用贝多芬《欢乐颂》,因为中国在1949年前只有零星的管弦小品,没有宏大的交响乐,来表现这个伟大的民族和伟大的国家。当时我们初生之犊不怕虎,我和何占豪两个年轻人还在读书。《梁祝》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,是中西文化交融的结果。”陈钢说,“《梁祝》是海派文化的产物,发出了城市之光。今天龚天鹏这一代人,也是使我们看到了新时代的希望。今天是春分,是个好日子,中国又走向了一个新的时代,我们需要新的声音,需要年轻人发出这个时代的声音。”

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“十二艺节”筹备工作艺术总监吴孝明生动有趣地讲述了许多幕后策划故事。“石库门到天安门”上海美术作品展策展人林明杰讲述了伴随着党史的一部中国美术史。“石库门到天安门”诗歌朗诵会的导演黄景誉讲述了著名艺术家踊跃参加的感染事迹。

 

宋怀强、印海蓉、龚天鹏、许蕾等还在现场作了诗歌朗诵,音乐演奏和演唱。艺术家们在交流中感受到,艺术创作和展演的成功,离不开尊重艺术规律,投身时代洪流,搭准时代脉搏,心中时刻惦着广大民众的文艺需求。